XINQ.NET2021

Xinqing space记录是一件开心的事情,沉浸只是因为纯粹的灵感。

我们应当如何看待生命?

奥勒留是罗马的一个皇帝。公元 2 世纪,他写了《沉思录》。这本书薄薄的,大概也就一两万字,但是给人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。

很少有这样的皇帝。一提起皇帝,大家都觉得他首先是个政治家,是个统治者,甚至是个独裁者。中国的皇帝有两类, 一类雄才大略、励精图治,比如秦始皇、雍正帝;另一类成天沉溺于酒色,不理朝政。奥勒留与这两类皇帝都不同,他有一种哲学家的味道,因此有人称他为哲学王。

《沉思录》里谈到了很多他对人生的想法,他的地位很特殊,但他像一个哲学家那样宏观地观察人生和世界。他抒发了很多感慨,比如人们在那儿拼命地追名求利,可人还是会死,周围的人最终一个一个死去。每当有人死去,他都会感慨一番,感叹生命的短暂,感叹人生的空无。我觉得从这本书来看,他就像一个生命哲学家。

哲学家有不同的类型,像黑格尔那类哲学家会构筑一套认识论或本体论的哲学体系。奥勒留不是那样的哲学家,他的哲学属于生命哲学,谈的是他对生命的想法和体验,非常能够打动人心。我是一个比较喜欢生命哲学的人,在很年轻的时候, 我就开始倾心于“怎样度过生命”“怎样看待生命”“生命到底有没有意义”一类的问题,总是在想这些问题。当你总是在想这样一些问题的时候,就会注意到曾经用心思考和回答过这些问题的先哲,就会不知不觉关注他们的书。《沉思录》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一本书。

奥勒留从他自己的生命感触出发,对人生进行了超越皇帝身份的思考。他从日常的世俗政务中跳出来,用宏观视角来俯瞰生命。除此之外,他还讲了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,比如有一次他讲到:要尽量少做事,只做必须做的事。我觉得这个想法跟现代人的工作哲学是大相径庭的,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是: 你这一辈子要尽量多做事儿,要努力,要勤奋,要一刻不停地去工作学习,把所有的时间都填满。这样你才能够在生命中有所建树,你才能够考上一个好大学,你才能够找到一份好工作,你才能够成就一番事业,出人头地,成为一个人物。这是很多人对生命的看法。

奥勒留为什么说要尽量少做事,只做必须做的事呢?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呢?

哲学家福柯也说过类似的话: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是可耻的。记得有一次我写了一个博客,引用了奥勒留的话,引用了福柯的话,说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是可耻的。当时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工作,我的这篇博客引发了争议,大家都很惊讶。记得当时我们所的一位副所长跟我说:“你今天写的这个是什么意思呀?你怎么能说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是可耻的呢?”的确,这跟我们一向所接受的人生观是很不一样的, 我们只能听到这样的说法:如果一个人找不到工作是可耻的,如果他的工作没做好是可耻的,从没听说过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是可耻的。

隐居山林的梭罗也是这么做的,他不去工作就业,一个人跑到瓦尔登湖边,在那儿自耕自食两年,这使得他自己有大量的闲暇时间跟自然在一起。如果你的人生中需要花大量的时间、大量的生命去谋生,你就没有时间去享受生命的美好和宁静了。

叔本华有一次也讲过这样一个道理,我把它称为人生的钟摆理论:人在生存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,就会觉得痛苦。你必须得去特别辛苦地挣钱,养家糊口,于是你就很痛苦。一旦所有的需求都满足以后,人就变得无聊,就失去了生活的目标。人生就像一个钟摆,在痛苦和无聊当中摆来摆去。叔本华的人生钟摆论与奥勒留的结论相似:如果你不得不把很多的时间花在谋生上面,你的生命是痛苦的,甚至可以说是可耻的, 你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去享受生活。我在自己的生命中领会到了奥勒留这种尽量少做事的想法,那就是花尽可能短的时间使自己摆脱谋生的需求,腾出时间,腾出生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去做能够满足自己生命的、真正需要的事情,去享受你的人生,去享受你的生命。

奥勒留的《沉思录》里面都是这样的思想和话语,这是对生命的一种比较彻底的思索,是真诚地、勇敢地直面惨淡的人生的态度。我记得年轻的时候,关于“应当直面惨淡人生”这个想法最早是从鲁迅的书里看到的:真的猛士应当直面惨淡的人生。当时我岁数太小,眼前还是一片花红柳绿蓝天白云,不明白人生为什么会是惨淡的,也根本想不到人生能够是这个样子的。但当人有了一定的阅历以后,就会明白人生真的是非常惨淡的,人需要有强大的勇气来直面这种生活。

从宏观上看,生命是如此短暂,满打满算只有三万多天。生命又是偶然的。你生到这个世界是偶然的,这是存在主义的核心理论之一。你要是真敢面对生命是偶然的这一点,真敢承认这一点,你就不得不再承认一个残酷的事实:人生归根结底是没有意义的。你就像一粒宇宙尘埃,很偶然地落到了这个世界上。人就活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,生命能有什么意义呢?我想,一个真正参透的人,一定能够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,并且敢于面对人生的无意义。这才是真正的参透。其实我喜欢奥勒留的《沉思录》,就因为它是一种参透。奥勒留把人生参透了。在参透之后,人才能获得自由,才能自由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而不是一生浑浑噩噩地去做那些不得不去做的事。

暂无留言

留言